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,摆脱你的“全囚化”生活 (上周一篇约…  

2007-07-06 00:0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这一切真是太令人窒息了!我所谓的职业生涯,我的应酬,我的客户,还有24小时没完没了的手机铃声,工作就像这个城市污浊的空气,无所不在于我们的生活。如今,抱怨这种“全囚化”生存状态的人越来越多,摆脱“全囚化”已经成为当今都市一种高级的生活方式,和秘密的潮流。

 

位于徐家汇闹市的一家高级会所里,每周五早上,会员们必定齐聚等候她们最欣赏的瑜珈老师芮贝卡前来授课,芮贝卡是个中年女子,气质娴雅,举止雍容,她的课虽然在这样一个时段,却拥有会所最多的“粉丝”,这让芮贝卡觉得十分满足与欣慰。

 

会员们总是要求,芮贝卡一周多来授几次课,芮贝卡当然无法满足她们的要求,因为这只是她逃离自己“全囚化”生活的一种休闲,她的正式职业,是一家纺织品公司的老板,而每周五,她会把生意交给秘书打理,短暂告别与人斗智斗勇的商场烦恼,变身为一个出色的瑜珈教练,然后整个周末,她都可以沉浸在身心的单纯中。

 

用另一种简单的爱好,作为平日繁杂脑力劳动的出口,偶尔变身另一身份来释放压力,这已成为了都市的一项新时尚。诸如三级厨师、柔道黑带七段、职业品酒师甚至幼教的上岗证等,是如今白领金领们的办公室最IN的装饰。

 

还曾有一位国际公司的金领老板,最爱包下虹桥公司附近的一家铁板烧餐厅,请亲朋齐聚,秀一秀他拿手的铁板烧厨师功夫。有人笑话他老板不做,甘心做厨师,他振振有辞地反驳道,布什还一边做总统,一边时常回到德州农场做一个农夫呢,一个农夫的幸福感并不一定比总统强,但是一个总统所享受的农夫生活,一定比他做总统工作的时候更轻松幸福。

 

当手机日益成为最有效的联络方式,无手机一族也悄然在摆脱“全囚化”的潮流中出现。某著名文化人,不用手机已然成了他的一种个性标志,他有办公室人员为他处理各种事务,选择后告诉他,他出差每到一个地方,用酒店电话通知他办公室的助理和家人,他们有什么事情就打那个电话与他联络,籍此,即使是仍然身处一天天忙碌的工作中,他却感觉拥有了私密而宁静的空间,可以供他思考,不受干扰地处理各类工作。

 

当然,为了方便起见,更多的老板和金领,采用手机分类的做法,一个工作手机,只在工作8小时时段开机,过时抱歉不候,一个生活手机,那是家人、挚友和恋人的专属号码,随时拨打不限。还有人干脆把工作手机交给秘书,或者,他们在名片上留下的电话,除了确凿的座机以外,那个手机号码原本就是秘书的手机,你压根不用指望能拨通那个电话,直接听到他的声音。

 

如果没有秘书,没有助理,没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与假期,恶作剧法宝成为很多白领如今逃离“全囚化”的一个小小空间。当你在餐桌上应酬你的客户,他拿起餐巾轻拭嘴角之际,忽然摘下自己的大拇指,不经意地放到酒杯里搅一搅。不要惊慌失措,那只是他从魔术店新学的一招魔术,或者是从成人玩具店买来的一个小道具而已。

 

这个霎那,你们不是都有了一个忘记了工作和责任的小小空间,像孩子一样好奇或欢喜吗,生活严酷的壁垒被凿出了小口子,空气穿行进来。

 

美国某任总统约翰逊曾经也有一个道具,一辆水陆两用车,他常会载着客人突然冲进附近的湖水里,还大叫,不好了,刹车失灵了。当惊恐的客人们纷纷准备破窗而出,各自逃命时,约翰逊却在一边哈哈大笑,这时大家才发现,自己被总统耍了,汽车正浮在水面上继续行驶。

 

其实摆脱“全囚化”生活一直是被困于社会角色中每个人潜藏的愿望。

 

诸如我们度假的常规节目——旅行。你会发现这个城市的人们花钱去到那个城市度假,那个城市的人,却花钱来到这个城市旅游,两个地方也没什么特别的不同,意义无非在于离开自以为被囚禁的环境。

 

诸如别墅文化的兴起。房产商总能把别墅卖得比公寓贵,因为别墅的概念看似就是远离工作的喧嚣地点,心理上让人有一种摆脱的愉悦感。以往别墅是拥有公寓后,度假的场所,现在很多人就直接把别墅当公寓住。

 

而摆脱“全囚化”生活的“英雄”也陆续出现在各个时代,他们的知名程度某种意义上来说,是满足了人们摆脱自己囚笼般生活方式的愿望。如爱德华八世与沃利斯·辛普森的爱情故事,爱德华八世不爱江山爱美人,为了辛普森逊位为温莎公爵,爱情无疑是人逃离社会化束缚的最好港湾。如万科的王石率领一伙富豪去登雪山,算是精彩之极的逃离,更有登山不幸陨命的庄东臣。

 

弗洛姆曾说,每个人都有逃避自由的动机。实际上,自生于这个世界起,我们就在下意识地满足他人的要求,讨好他人,借他人的认可来确定自己的价值,一个优秀的学生,一个积极的职员,一个成功的专家或领导,我们忙于工作,忙于确立自己的社会地位,我们的囚笼,事实上是我们自己设置的。

 

而身处这样的“全囚化”生活,唯独忽略了一个人,那就是你自己,那个真实的自己,他一直被你关在门外,你从未想到招待他,善待他。所以这样的生活中,人难免会焦虑、疲惫,缺乏幸福感。

 

摆脱“全囚化”生活的潮流,是都市里一剂精神回归的良药,人们在这样的行为,关注到了社会符号之下的自我内心,因此体验到工作奖励、众人推崇、社会认可,以及金钱之外切实的放松与愉悦。正如沃尔科特的诗所言——

 

有朝一日,

你会心情振奋,

欢迎自己来到自己门前,

······

你将再度爱上那曾是你自己的陌生人,

给酒,给面包,把你的心还给

他自己,还给那爱了你一辈子的

陌生人,你忽视了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