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麻醉  

2006-07-11 21:18:00|  分类: 日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今天还是做了麻醉,静脉推进去,很快不省人事,言语和念头瞬间中断,原来中断是这么轻巧的事情,言语和念头其实也并无首尾,哪里断了都一样。
 
言语和念头本无价值,唯一有价值的是痛苦全无。
 
忽然醒来,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一切照常接上,也没有断痕。于是领会到,人的觉察真是可怜,以为自己在生活,在思考,在前进,不过幻觉。
 
麻醉过后很想睡觉,特别放松,眼前景象阡陌不怎么分明,很柔软的世界。
 
晚上,称我为宠物的美丽女主人请我吃饭,等了一年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,好吃的都摆上了,没捱多久就痛得不行,害得两个人叼在嘴里的,都生生要放下,真是对不起女主人。美丽善良的女主人把扭成一团的我,送到楼下,我觉得我这个宠物,怎么做得这么糗,下次要请她暴饮暴食,逗她开心。
 
说到医生责令我明早一定再检查,就想到明早没法和陈、聪一起打坐了,辜负了陈的好意,真是没办法。
 
陈把一起打坐,称为一起做功课,一般由他念咒,能够照顾到身边所有人。第一次和他一起打坐,是在他的公务机上,即七月七日上午,由太原飞西宁。机上前面的位置,坐了陈、聪、堪布师、我,面对面的。后面坐了三位,已经很拥挤了。我坐过比这小的飞机,远没有这架飞得稳,虽然整体看起来机身也大不了多少。
 
我们四个人盘腿而坐,在腿上盖了紫色的薄毯,据说这样打坐的时候,寒气不容易进入。陈腿上放着长型的藏文经书,闭目持佛珠,神态端详,他声若洪钟,咒语的抑扬音韵萦绕于机舱的每个角落。
 
后来我曾玩笑对他说,这样盘腿念着经,坐着自己的飞机想飞哪儿飞哪儿,真像是施展法术腾云驾雾一样。
 
咒语很悦耳,闭目听着,念头随着音调上下漂浮,仿佛进入未知的宏大世界,宁静、自由、喜悦。看到古书上记载,以前皇宫里有咒医院,据说音波与脏腑共振,是一种改变身体和心灵的力量途径。心理学上,也有专门的音乐治疗,上海就有一个研究者。
 
我一直很难忘记听见咒音时愉悦的感觉,尤其是在青海湖边上的一场法事,十几位高僧一起念咒,我在其中打坐,只觉身体如一页轻快的扁舟,起伏飞翔于无边的音律中。他们虽然是齐声念咒,但是每个人都是按自己不同的方式在念,有的把音调放低,有的顺势拔高,或者中途随意地在一个地方停下,又找到另一个音节开始。他们时停时起,此起彼伏,有说不出地协调和默契,世界上最棒的交响音乐会,也不能跟这一刻相比。
 
还有,青海湖的水声,没有海浪声的孔武炫耀,没有河水声的琐碎游移,就这样,一浪一浪,一声一声,干干净净的音乐,安宁,坚定,广阔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