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孙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理学——民主幻境  

2006-05-25 18:3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人有种心理叫投射,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感受和愿望加到别人身上。说白了,众多粉丝女孩疯狂支持的,表面上是李宇春,实际上是自己的影子。
   所以,李宇春长得不是最美,唱功并非最佳,说话不算最伶俐,结果倒是她获得了超女的冠军。
热衷于参与超女评选的女孩子们,年龄都在十几岁。这些女孩的心态,还处于认为自己是丑小鸭的阶段,并不觉得自己足够女性化,也并不觉得自己的先天条件足够好。李宇春就是跟她们对自我评价够接近,大多数人可以把她当成自己,而不觉得矫情,因此在众人的投射心理中,获得了最多的认同。
她的获胜不是运气,就是必然,无数轮投票,都证明了她人气最旺。接下来才是周笔畅、张靓颖,以及诸多会唱会跳会撒娇的美人们。
   人对现实的判断,从来没有脱离自己内心世界的影响。
一部《红楼梦》,金陵十二钗,有人读到了淫乱,有人读到了坚贞,有人读到了权术,无非是把自己代入了不同的角色中,看见了自己的影子,用自己的想法去理解了当时的情境,在自己认为该伤心的地方伤心,该不甘的地方不甘。
   现实生活中各人轨迹不同,大抵把自己对万事万物的投射,理解为客观世界本该如此。只有同看一本《红楼梦》,才让人们忽然发觉世事没有正解,原来都是投射。
   本来无一物,何事惹尘埃,纷扰世事,自己心中的幻象而已,佛教早就这么说。
   悉达多王子在公元前六世纪,就悟出了投射的道理。一贯稚嫩的心理学,直到二十世纪初,才有弗洛伊德提出这个概念。五十年代,克莱因描述投射性认同的过程——把自己投射到另外一个人那里,控制别人但是同时又没有失去自身的感觉,就像到别人那里做了一趟旅行。这番说辞,不过讲了庄周梦蝶的维也纳版。
   电影电视总是被称作造梦工厂,制片人比心理学家更懂得投射与认同。男人在战争电影中,看到自己成为英雄。女人在文艺片中,感觉自己得到了爱情。
最聪明莫过于湖南卫视,让公众参与这样真实的一场选拔,海选出平民女孩登场。这些和自己同样来自街巷间的主人公们,和自己差不多的条件,就这样在镁光灯下,即将成为明星。多么让公众觉得兴奋的情境,一起与超女做梦。
   超女节目赢得的投射有多少,看惊人的短信数量就知道了,真是感情充沛,爱如潮水。
   有人说,超女是中国民主进程的一个实验。
   如果按投射理论的解释,民主无非一场公众心理按摩。在这么一个投射与认同的过程中,公众与自己选举的对象获得共情。好比李宇春成功了,就是粉丝们的另一个自己成功了,所以他们如此疯狂投票,不惜打爆手机卡。一场春梦,留下了莫名的兴奋自豪。
恐怖的是,因为选民们操纵的都是自己的影子,他们共同的梦之旅,反倒成了一场真正毫无掩饰的心态普查,绝对有社会学价值。
   结果是令人脊背发凉的。超女的主旨,出人头地,一夜成名。超女的形式,不断地PK,踩着别人的肩膀,往上进级。全中国人民想要成功的疯狂欲望,原来像短信一样浩瀚。恐怖的民意调查。
更恐怖的是,民主选举的结局往往是——从彻底的民主选举中产生的,多半不是最顶级的精英,而是跟大多数普通人比较相像的那一个。
   心理学家们明白这回事,他们不说。制片人们也明白这回事,他们只玩电影电视的虚拟游戏。庄周和悉达多王子明白得更早,他们远离俗世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